曹妃甸:未来东北亚的“窗口城市”

2015-12-24 14:24 环渤海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管清友,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

曹妃甸开发建设的前期谋划论证工作从1992年已经启动,历经10余年,至2003年曹妃甸通岛路正式开工,标志着曹妃甸开发建设正式拉开帷幕。

在开发建设中,曹妃甸赶上过危机,也遇到过机遇。可以说一直是机遇与挑战并存。

2014年,习总书记亲自主抓的京津冀协同发展将是曹妃甸发展的又一个重要机遇期。不过,京津冀协同发展对每一个地区的定位和要求是不一样的,但总体上,京津冀协同发展对整个地区的要求是“减法”、是疏解功能。无论是产业布局、优化,还是产业转移、过剩化解等方面,趋势都是“减法”。

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的疏解是做减法、化解过剩产能是做减法,所以曹妃甸的思路也需要转变为做优做强企业、吸引民营企业、吸收民营资本等方面,而不是继续延续过去的铺摊子、上项目等“加法”。这就要求曹妃甸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机遇期中找准定位,本着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参与整个地区的“减法”工作。

曹妃甸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主要着力点应该围绕习近平总书记的“三个要求”展开,有一些抓手是近期可以落地的。

一是围绕建成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的窗口城市。打造窗口城市首先可以建立一个高水平的论坛,曹妃甸的定位不应该仅仅是唐山、河北、京津冀的曹妃甸,而应该是中国的、东北亚的、乃至世界的曹妃甸。京津冀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是世界上许多地区共有的问题,建立曹妃甸论坛不仅可以集思广益,为曹妃甸的发展出谋划策,还可以提高曹妃甸的知名度,借机打开东北亚地区合作的窗口。

具体运作过程中,可以参考博鳌、达沃斯论坛的一些经验,邀请有影响力的退休官员、学者担任会长,提升论坛的高度,做到“南有博鳌,北有曹妃甸”。其次要打造城市名片,过去曹妃甸对重化工、重工业城市的宣传过多,当前我们可以从曹妃甸、唐山的历史资源和文化特色等方面,设计一个全新的城市形象CI。历史上,这里有很多历史文化资源,明清时期的经济繁荣,孙中山在民国初期建国方略中的北方大港等,这些都可以成为这个城市很好的名片。比如可以考虑北方大港、宜居之城、生态湿地等。

二是围绕建成环渤海地区的新型工业化基地。曹妃甸需要找准自身定位,主动对接京津、尤其是天津滨海新区,尽管天津港的自然条件不如曹妃甸港,但是天津港的腹地比曹妃甸港大很多,曹妃甸需要对接滨海新区。可以仿照上海港与宁波港的合作模式,宁波北仑港的自然条件比上海洋山港优越,但是受宁波、上海两个城市体量的影响北仑港仍然很难竞争过洋山港,主动对接、合作才能双赢。其次是在发挥土地优势的过程中珍惜土地,要为未来的城市建设留白,为子孙后代留白。

三是围绕打造首都经济圈的重要支点。首先在产业承载、产业升级方面要主动出击,有所选择,发挥出后发优势。很多产业具有非常强的固化效用,在选择项目上需要非常慎重,一旦选择几十年都无法改变。目前,中央对地方官员的考核机制已经有所转变,一味地在GDP上做文章不如在体制、机制上寻求创新。第二,未来的高铁会大大缩短地区间的距离,曹妃甸可以参与京津冀地区第二居住地的争夺,这就迫切需要我们改变生态环境,改变当前的发展思路。最后,教育医疗卫生产业要有新思路,目前曹妃甸主动对接产业积极,但对服务业特别是京津地区的教育医疗卫生对接尚不够,远程教育、远程医疗的空间还很大。

责任编辑:戴琪(QY0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