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仰视西方?复旦教授张维为这么说

2015-11-20 16:39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还在仰视西方吗?看看复旦教授张维为怎么说

 

中国崛起

过去三十多年对中国的预测,一种是乐观的,一种是悲观的。但很有意思的是,三十多年过去,我们回头一看,乐观的几乎都是对了,悲观的几乎都错了。

美国,只要稍微有点起码的对这个国家的知识、常识你就知道,这个国家由三个世界组成:第三世界、第二世界、第一世界。如果你不幸地坠入美国的第三世界,对不起,我估计你的寿命和非洲人差不多,五十来岁。如果你像我们很多的留学生那样,真的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入美国所谓的第二世界,变成一个中产阶级,你真的问问这些人,过去二十年,你的实际收入有没有增长?你买了房子的话,你的房子有没有增值?你对以后在美国的退休生活你有没有信心?我不是说美国什么都不好,美国有很多地方不错的,但是我说我们应该平视美国,平视西方,既不要仰视也不要俯视,这样可以防止被西方被美国忽悠。

可以把世界上的国家分成三大类:第一类是发展中国家,第二类是转型经济国家,第三类是发达国家。把过去35年的中国和这些国家进行比较之后,我们就可以得出一些结论。

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取得的成绩超过了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总和。发展中国家最大的挑战是消除贫困。过去30多年,按照联合国的统计,世界上贫困的80%左右是在中国消除的。把印度、埃及、巴西、南非这些大的发展中国家的成绩加在一起,也没有中国的成绩大。1981年中国绝对贫困人口数量为8.35亿人,到2013年降至6800万人。1981年中国绝对贫困人口占世界总量的比重为43.1%,到2010年,下降至13%。2002年,中国贫困人口发生率下降至28.4%,首次低于30.7%的世界贫困人口发生率。到2013年,中国贫困人口发生率进一步下降到5.0%,已经远远低于世界水平的20.58%。更重要的是,贫困不是光看现金收入,而是看收入加财产。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经历过土地改革的国家,我们的农民有地,有房子,如果把这些都算进去的话,我们贫困地区的很多农民,与许多其它发展中国家相比,大概都属于中产阶层了。

与转型经济国家,特别是俄罗斯、东欧、中亚这些国家进行比较,基本结论也是一样的,就是说,我们整体取得的成绩超过这些国家成绩的总和。一个简单的数据就是,我们的经济在前30年,从1978年到2009年,增加了18倍。相同时期内,俄罗斯、东欧、中亚基本上是1倍。改革开放前,苏联经济规模比我们大,现在俄罗斯的经济规模只有我们的四分之一,而且俄罗斯的产业结构和苏联时期相比,没有太大的变化,主要还是靠能源和军工,而中国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形成了大量的新兴产业。

与发达国家比较。实际上有很多地方我们走在他们的前面了。就拿上海和纽约作比较,上海的硬件已经全面超越纽约了,无论是机场、港口、码头、高铁、地铁,完全是不同时代的作品了。软件方面也可以比:比方说上海人均寿命是82岁,要比纽约高4岁;我们城市的治安,比纽约好很多倍;我们的婴儿死亡率也比纽约低。实际上,我们整个发达板块,人口已经与美国相当,完全可以和发达国家比一比。我不是说我们各个方面都很好,我们还有很多问题,但是今天的中国确实已经没有必要仰视西方了,应该平视西方。我们有一些地方不如他们,但确实在很多地方做得比他们好了,甚至好很多。这给我们带来了自信。

文/张维为

二维码

(摆事实,不空讲道理;说真相,不文过饰非。更多详情,敬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来源标题:还在仰视西方吗?看看复旦教授张维为怎么说

责任编辑:甄一蕴(QY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