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时代的中国外交命题

2017-08-14 08:27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变革时代的中国外交命题

在我几十年的职业生涯中,特别是将近三十年的外事工作经历中,我深感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外交实践极为生动,经验极为丰富,相比之下,关于中国国际战略和外交理论的研究显得滞后、薄弱,成果有限。从客观原因看,主要是形势比人强,国际国内形势的发展变化远远超出了人们的一般预想,在日新月异的形势发展变化面前,旧有的国际关系理论范式、研究方法,甚至概念范畴都显得心劳力拙,实践呼唤着思维创新、理论创新、方法创新。从主观原因看,相对于国内各个领域、各条战线所经历的深刻变革,我国国际政治、国际关系理论研究,乃至外交战略研究中变革的深度、广度、力度、速度都比较有限。这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历史阶段,甚至历史节点上,恐怕是在所难免的,“理论是灰色的,生活之树常青”,历来如此。

党的十八大以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一系列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其中在外交和国际关系领域产生巨大影响、最为突出、最具创新特色的,是提出建设“一带一路”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两个倡议。“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两大命题,立意高远,内涵丰富,极具宏大的国际视野和深邃的战略眼光,研究和理解这两大命题,是认识和理解当代中国外交和国际关系发展趋势、方向的最重要的切入点。

我们要坚持、实践、阐释这些新理念、新倡议、新观点,使国际社会特别是周边国家了解、理解、认同“一带一路”是通往“人类命运共同体”之路。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定要高度重视周边环境,首先要下大力气搞好周边外交,推动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就亚洲命运共同体而言,它包括三个核心:一、以推动亚洲经济融合,深化亚太区域经济合作,造福亚洲人民为核心的亚洲繁荣观;二、以和而不同、以人为本、讲信修睦、平等包容为核心的亚洲价值观;三、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

为了构建亚洲命运共同体、做好周边外交,首先要文化先行。在历史上,沙漠丝绸之路、草原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形成了中华文化和汉文化圈,儒家和佛教影响巨大。这是中国倡议构建亚洲命运共同体的巨大优势。要充分利用文化相近、地缘相通、血缘相连的历史联系来推动“一带一路”建设。

要突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和谐、中和、协和理念。从故宫三大殿“太和”“中和”“保和”可以看出中国文化对和谐、“和为贵”的向往和追求,这是中国推动亚洲和平与发展、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文化基础。

古为今用,学会运用中华文化中的“大写意”精神,不拘泥于一时一地,登高、望远、深思、远虑,要向亚洲贡献中国智慧。

要坚持和平发展,防止大国沙文主义,放正姿态,谦逊有礼。越是发展越是有实力,在国际上越要以谦虚的姿态出现,自豪而不自满,自信而不自大。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柬埔寨的西哈努克亲王流亡中国期间写了赞扬中国的诗句,“亲爱的中国啊,我的心没有变,它永远把你怀念。你是一个大国,从不自私傲慢,待人谦逊有礼,不论大小,平等相待”,正是中国的这种大国风范赢得了西哈努克亲王的赞誉。中国必须维护好自身在国际社会中的正面形象。

对于理论工作者,要对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做深入研究,提出体系性的论证和阐释。比如,命运共同体的基础是什么?命运共同体的基本构架是什么?命运共同体与现有的各种机制是什么关系?如何将“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落实到中国外交实践中?在中国前所未有重视周边外交的背景下,如何首先建成“亚洲命运共同体”?

我很高兴地看到,俊生博士在上述问题上做出了自己的思考。此外,他的《变革时代的中国角色:理论与实践》这本著作还分析了中国外交环境变化、应如何界定中国的国家利益,这体现了年轻人勤于思考和敢于思考的特点。他对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与金砖国家的关系、与发达国家的关系所做的研究,得出了一些有启发性的结论与观点。通过对历史上大国崛起的案例分析,俊生对中国崛起过程中应如何处理外交关系中的轻重缓急做出的思考,也很有意义。

随着中国国际地位不断提升,以及新中国成立以来半个多世纪积累的大量丰富外交实践,再加上中国传统文化里丰富的外交智慧,特别是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智库建设,可以说我国国际关系和外交战略研究已经迎来了又一个春天。(作者为文化部原部长)  

来源标题:变革时代的中国外交命题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作者:蔡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