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放管服”重在转变用权方式

2017-06-16 08:31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推进“放管服”重在转变用权方式

“放管服”改革之难,难就难在这是一场从思想观念到体制机制的深刻变革,是一场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大力推进“放管服”,关键是要厘清政府的权力边界,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其重中之重,就是转换传统用权主要靠审批发证的“路径依赖”,找寻新的干事路径,习得新的服务互动模式,实现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释放。

6月13日,国务院召开全国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电视电话会议。李克强总理发表重要讲话,剑锋直指“审批发证”——改革以此为主要内容的传统管理体制、革除与之相关联的权力寻租和不当利益、改变与之相伴的“看家本领”,打造便利、公平的市场环境,更大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

推进行政体制改革,是本届政府“开门第一件大事”。“放管服”旨在厘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以权力“减法”、服务“加法”来激发市场“乘法”,可谓改革的“牛鼻子”。四年多来,从破除审批关卡到打破证明围城,从减少公章旅行到结束公文长征,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事项累计取消下放618项,“非行政许可审批”这一概念成为历史,国务院部门设置的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削减比例达到70%以上,有效降低了各类制度性交易成本。简政放权的力度和成效有目共睹,但着眼人民群众的期待和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问题依然存在,“中梗阻”还有不少。一些部门放虚不放实,决定权放了、发证权不放,受理权放了、终审权不放的现象仍时有耳闻。其中,亦不乏明减暗增、边减边增的情况,也有雨过地皮湿、取消又重启的敷衍反复。

“不仅会触动利益,而且要触动灵魂”,在今年全国两会记者见面会上,李克强总理坦言,深化改革比如“放管服”改革是当下政府工作最难攻克的事情,难就难在这是一场从思想观念到体制机制的深刻变革,是一场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削手中的权、去部门的利、割自己的肉”不易,而随着全面深化改革大力推进,“放管服”更进入了攻坚期和深水区。如果说,改革刚开始时,主攻点在突破体制机制障碍和利益固化的藩篱,通过自上而下的压力革除旧弊,那么现在,当老办法不能用、老本领不管用了,如何更好地把握新理念、掌握新本领,就成为制约“放管服”改革的肯綮。不可否认,新形势下,不少政府工作人员都一定程度存在“本领恐慌”问题。“没了审批权,工作怎么干,政府还能做什么”“权力放开了,万一出乱子怎么办”……相较于体制机制弊病和利益纠葛,来自于思维观念、行为习惯的阻力恐怕要更大一些。

政府减权限权和监管改革,最终目标,在于练就新的“看家本领”,形成新的“条件反射”,完成由管理者向服务者的角色转变。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日益完善,靠审批来掌管一切的政府运行模式不仅会束缚市场主体的手脚,还会降低行政效率。越来越多的事实说明,新技术、新产品、新经济、新商业模式不是靠政府规划出来的,而主要是由市场主体遵循经济规律探索出来的。现代政府的职责,就是创造一个公平公正的营商环境,让市场主体能够充分发挥创造力、拓展可能性。大力推进“放管服”,就是要厘清政府的权力边界,处理好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其重中之重,就是转换传统用权主要靠审批发证的“路径依赖”,把用在“管”“限”上的过量精力腾出来,转而放在提供良好服务、创新服务形态、便利群众生产生活上,实现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释放。

“放管服”改革是一个系统的整体,改没改,改到了什么程度?人民群众心中有本明白账。政策调整了,就业创业门槛有没有降低?权力下放了,各类市场主体有没有减负?管理升级了,投资空间有没有拓展?服务优化了,群众办事有没有便利?这些,都是衡量“放管服”改革的具体指标,也是练就新“看家本领”的实践基地。遇事多些换位思考,多听取人民群众的呼声,有意识地调整以往的干事惯性,找寻新的干事路径,习得新的服务互动模式,审批更简、监管更强、服务更优就不是什么难事儿。

大道至简。推进简政放权、促进职能转变正在惠及市场。世界银行报告显示,中国营商环境排名已由2014年的第九十六位上升到2016年的第七十八位。“向依法依规市场主体发出‘前行、前行、再前行’的信号,向依靠劳动创业创新者亮起‘可以、可以、再可以’的绿灯。”李克强总理的庄严承诺犹在耳畔,我们期待,一个实现有形之手与无形之手良性互动的政府,能够激发中国未来发展更大的动力。

来源标题:推进“放管服”重在转变用权方式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作者:汤华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