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公平 从“阳光分班”开始

2017-06-06 08:42 光明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教育公平 从“阳光分班”开始

编者按  

 如何让孩子告别“择校择班”的烦恼?如何打破行政级别阻碍中小学校长流动的困局……这些都是当前制约我国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难题。2016年秋季学期,安徽铜陵市在全市城乡义务教育阶段起始年级全面推行“零择班”,有效破解了我国中小学长期存在的择校择班问题;同年10月,山东省全面启动取消中小学校长行政级别改革工作,开启了校长去行政化的“破冰之举”。这些做法,为进一步推进义务均衡发展作出了有益探索。今天,我们为读者详细呈现这两个地方的做法,以期从中获得深化基础教育改革的经验和启示。

“特色班”“重点班”……在许多城市,每逢新学年到来之前,学生家长最关心的便是孩子入学后,能否进入名师担纲的“好班”。于是,找关系、打电话、写条子,成为暑期里一道无奈的“风景”。

在两年前开始推行义务教育“零择班”的安徽铜陵,无论是“幼升小”,还是“小升初”,家长们都不需要承受这样的压力,只需等待着“阳光分班”的榜单公布。

阳光分班:家长省心放心

“我们做家长的也很纠结。”尹明怡回忆起女儿尹晋两年前即将上小学时的心情——虽说是就近入学,但入学后进什么样的班级,成了家长寝食不安的心结。“没想到我女儿这一届正好赶上阳光分班政策,孩子分到哪个班,没有人为的因素了。”尽管一开始将信将疑,但在参与了“阳光分班”全过程后,尹明怡得出的结论是,“家长省心,公平放心”。

“过去我们围绕入学的起点公平、升学的终点公平抓均衡,今天则是致力教育过程的公平。”铜陵市教育局局长李勇介绍,义务教育“零择班”,是继校际均衡之后的内涵均衡。2015年4月,全市小学、初中起始年级全面推进“零择班”。在划片招生、就近入学的基础上,变学校自主招生、教育主管部门备案为市、县(区)级统筹招生。根据学校学位情况,统筹安排学生入学,各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根据招生计划和实际入学人数,确定开办教学班的数量,严格执行国家和省教育主管部门班额标准,学校不得以分层次教学为由分实验班、重点班,小学一年级新生按男、女生两个序列平均分配,合理控制班级性别比。初一新生统一进行入学学业水平测试,分别按性别和测试成绩进行“S排序”,确保各班学生学业成绩和男女性别比例基本均衡。

行风监督员、纪检监督员、责任区督学、学生家长代表……不管是班级数、学生组合,还是班主任、任课教师的配置,全程都是在共同监督中抽签决定。“我的孩子赶上了好政策!”对“阳光分班”赞不绝口的市十五中学生家长汪虎斌告诉记者,自己家境普通,要是放在过去即使拼尽全力也不一定能让孩子到理想的班级,现在赶上“阳光分班”,真的是机会均等。

办学转型:资源均衡优化

“‘零择班’直接推动了学校工作重点的转移。”铜陵十中校长孟吉友对“阳光分班”最直接的感受,是工作从过去的“重平衡”——平衡各种社会关系,应付择班的条子、电话——向现在的“重均衡”的转变。孟吉友介绍,“零择班”直接推动了办学的转型,过去学校靠几个骨干教师就可以撑起“局面”,现在则是要让全体教师提高教学水平,使班与班之间实现基本平衡,否则就不可能得到社会认可。

学生选择班级,归根到底是选择老师,“零择班”的根本在于师资均衡并持续优化。在全面推行“零择班”进程中,铜陵市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要求,各个学校必须突出在校内实行强弱搭配,实现不同班级间的师资均衡。在对本校教师充分研究的基础上,按照开设班级数,确定班主任和各学科任课教师,根据专业能力等实行强弱搭配、性格互补,确保各班师资力量大体相当,并在学校分班前,将各班班主任及任课教师名单进行公示。“过去分班压力主要在于分学生,现在在于分教师。”市十五中校长王友保介绍,学校分班在征求老师意见、多次讨论研究基础上,班主任、任课老师之间老中青、强弱搭配,老带新,如果班主任业务能力比较强,其他科会配备年轻的师资;如果班主任比较年轻,会结合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

为进一步实现校际均衡,铜陵市大力推进联合办学,采取“优质校+薄弱校”等方式,组建联合办学体6家,按照“同一法人、一套班子、分设校区、同一管理、资源共享”形式运行,总部设在普通校内,校长由优质校负责人担任,师资定期交流,全员覆盖,三年一循环,缩小学校办学差距。在没有实施联合办学的学校,也在符合条件的校长、学校中层干部和教师中采取推荐交流、定期双向交流、挂职交流、名师指导交流、骨干教师支教等各种形式进行流动,促进校际学校管理水平和教学水平的提升。铜陵市十五中联合办学体副校长王东升认为,“零择班”在实现教育公平的同时,直接推动了办学转型和资源配置的均衡优化。

动力倍增:师资改善提升

从事教学工作24年的黄艳,是广受社会认可的名师。在她任教的铜陵市杨家山小学,没有实行“阳光分班”之前,许多家长“找关系”要进入她带的班级。“那时候,班级人数严重超标、男女学生比例失调,带班的压力很大。”“零择班”之后,黄艳感到“严格控制班级人数、男女学生比例,教师能够关注到每一位学生,师生之间形成良性互动,老师的教学热情、学生的学习积极性都明显提高。”

“平行班”是划分重点班时的一个专用“术语”——在同一所学校内,除了几个重点班、特色班,其他的非重点班级就叫作“平行班”。曹霖是铜陵市二中教师,从教11年里带了8年的“平行班”班主任。没有推行“阳光分班”时,他觉得工作状态是“没有压力”,而现在则是“没有了借口”。“以前带平行班,不管考得好考得差都没有压力,因为你可以拿生源做借口。”曹霖说,“但是现在不一样,生源均衡分配,成绩就直接彰显出你的教学水平,在公平面前你没有任何为自己辩驳的借口,班主任在拼、学科老师也在拼,公平给了每个人同样的机会,你会一直督促自己要比别人更加努力。”

“推行义务教育‘零择班’,对师资力量的改善与提升起到了直接推动作用。”李勇介绍,“零择班”之后,不仅生源的均衡为教师提供了平等的竞争环境,而且也给了年轻教师脱颖而出的机会——过去,年轻教师只能带“差班”,教研活动也鲜有机会,现在为了均衡配置师资,集体备课制度给年轻人提供了绝佳的学习机会。走上讲台才三四年的化学教师周洁,由于“零择班”的客观需要,改变了“边缘化”的命运,周洁不仅在平时备课、教学各环节得到学校重视和名师帮助,甚至还有机会代表铜陵市参加全省的化学学科教学竞赛。(作者:李陈续、杨竹青)

 

来源标题:教育公平 从“阳光分班”开始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作者:李陈续 杨竹青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