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没有腐败吗?许多腐败问题被合理合法化了

2017-05-03 13:28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在一些人心目中,美国“民主、自由、法治”,是没有或很少有腐败问题存在的。事实是这样的吗?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美国不仅存在腐败现象,而且许多腐败问题被合理合法化了。

政治献金订购政府权力。前不久英国《每日邮报》披露,美国总统特朗普即位还没满百天,就迫不及待地为2020年第二任期竞选筹款了,筹款已达1000多万美元。作为一个过来人,他深知这场“烧钱游戏”多么猛烈,所以必须未雨绸缪。从历史上看,美国大选“烧钱”程度也是愈演愈烈:1980年总开支仅为1.62亿美元,2004年达到8.81亿美元,2012年则超过了60亿美元,2016年的花销直接飙上了100亿美元。2002年,美国国会通过《两党竞选改革法》,认定“软钱”违法。但到了2007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决《两党竞选改革法》部分违宪。这下彻底从法律上为政治献金松了绑,一个露骨的例子,就是每届美国驻外大使中,都有很大比例回赠给了捐钱的大佬,据说这些职位还是“明码标价”,捐款55万美元就有九成把握被派到西欧。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特朗普上任首日就赶走了80位前任驻外大使,因为新的职位要留给支持他的捐款者。

游说集团充当腐败掮客。美国政治中心不在华盛顿也不在白宫,而是在K街。K街有这般影响,是因为那里多如牛毛的游说公司。美国“互动政治中心”的调查显示,2016年大选时,有10948名“说客”在为他们背后的利益集团“走关系”。换言之,上至美国国会、联邦机构,下至某些政府官员和政治委员会的工作,啥事都能“商量着来”。其结果就是,少数利益集团通过政府部门提供的政策定制服务,赚取政策红利,而官员们则通过寻租,赚取大小不等的“红包”。2006年时,一桩被称为“游说门”的大案震惊美国。被称为美国“说客教父”的杰克·阿布拉莫夫东窗事发,承认共谋、欺诈和逃税等罪,为获减刑,阿布拉莫夫变成检方证人,配合调查受贿的国会人员,结果,国会议员中退还政治献金的多达78人。

“旋转门”为政商勾结铺路。很多官员通过选举或政治任命获得职位后,就在考虑政府换届后自己的就业问题。“维基揭秘”曾曝料说,希拉里2013年卸任国务卿后不久,便接受高盛集团邀请发表3场演讲,收取了高达67.5万美元的报酬。高盛集团在“旋转门”上玩得不是一般娴熟,人称“白宫干部后备营”。2006年,高盛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亨利·鲍尔森出任财政部长。2013年,美国常务副国务卿佐利克得知任财政部长无望后,很快辞职,出任高盛集团国际副总裁。新任财长史蒂文·姆努钦也曾是一匹“华尔街之狼”,在高盛工作了17年之久。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加里·科恩获任命前,还在高盛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的位子上。事实上,“高盛系”非个案,花旗集团近些年来也一直是政府任命人士的主要来源。比如前任财长雅各布•卢、美联储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等。在“旋转门”下,政商勾结、近亲繁殖、行政效率低下等成为了结下的涩果。

事实上,美国虽然只有200多年历史,但它的政治腐败也算是“源远流长”了。在被马克·吐温称为“镀金时代”的1870年—1898年,美国国会大约1/10的议员都有公开腐败。即便是当下,腐败仍是最让美国人揪心的问题,美国查普曼大学2015年调查显示,“政府官员腐败”名列“美国人最恐惧的事”之首,58%的受调查者将腐败列在第一。

(参见:《举报!美国各级领导干部一直在搞贿选、收黑钱 》)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