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的税负真的高吗?美国的税负真的低吗?

2017-04-24 11:07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近日,有关我国“税负痛苦指数”居全球第二的言论时有出现。经查证,这个说法最早出自于美国福布斯杂志2009年推出的“税负痛苦指数”榜单。在这份榜单中,中国内地“税负痛苦指数”位居全球第二。

这个指数怎么算出来的呢?很简单:2009年中国企业所得税最高税率为25%,则相应的痛苦指数为25。按此方法,再把个人所得税、财产税等相加,就得出“中国世界第二”的结论了。

计算方法是不是很简单粗暴?既然如此,那一个国家税收的高低,到底是按什么标准衡量的呢?那么,我们就用目前国际上比较公认的宏观税负衡量方式,即经合组织(OECD)的统计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界定来判断。

首先,我国的宏观税率到底高不高?一国税负是轻是重,首先要看其宏观税率高低,即税收收入占GDP的比重。所以,国际上比较国与国之间的税负轻重,首先都要比较宏观税率。OECD和IMF在核算宏观汇率时主要是将各项税收和社会保险缴费(税)统计在税收收入中。

按照这个国际通用口径,2015年我国的宏观税率为23%,与发达国家相比是较低的。因为一般发达国家的宏观税率在30%至46%。如加拿大为31.9%,英国为32.5%,新西兰为32.8%,西班牙为33.8%,希腊为36.8%,德国为36.9%,卢森堡为37%,荷兰为37.8%,挪威为38.1%,法国为45.5%,丹麦为46.6%。

其次,我国的税负到底重不重?目前,国际上并没有判定税负轻重的客观指标。尽管宏观税率可以衡量一国税负的高低,但税率的高低并不能说明税负的轻重。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税负的轻重是人们的一种心理感受,是人们对财税制度好坏的一种主观评价。

例如,孟加拉国的宏观税率2013年仅为9%,但这并不意味着它的税负合理。这是因为它能提供的公共产品也十分有限。拿公共卫生支出来说,2013年该国的卫生支出仅占财政支出的5.5%,占GDP的0.8%。相反,丹麦在2013年的税负达到47.2%,但它的公共卫生支出则占财政总支出的16.8%,占GDP的9.6%。这种安排不仅会导致两国卫生情况的巨大不同,人们也很难得出孟加拉国税负轻而丹麦税负过重的结论。

拿我国相比也是一样。我国2013年的宏观税率为20.1%,但当年政府的公共卫生支出占财政支出的10.3%,占GDP的3%。由此可见,我国的卫生支出远大于孟加拉国,卫生状况也明显好于孟国。因此,不能因为我国宏观税率比孟加拉国高就简单地得出我国的税负比孟加拉国重的结论。

从这个对比中我们也可以看出,税负轻重不仅取决于宏观税率的高低,还要从税款的使用方向来分析。近年来,我国财政对民生领域的投入不断加大,2015年财政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用于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和就业以及住房保障的支出为63040.8亿元,比2010年这4项民生支出的28861.7亿元增长了1.18倍,年均增长16.9%,其增速也高于这期间税收收入的平均增长率,而且这个力度还在不断加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国的税收负担是不断改善的。

最后,美国的税负真的很低吗?现在一些人在论证我国税负重时,往往拿我国的宏观税率与美国相比。的确,在发达国家中,美国是宏观税率较低的国家,2015年其宏观税率为26.4%,低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当年34.3%的平均水平,更远低于丹麦(46.6%)、法国(45.5%)、瑞典和意大利(43.3%)等高税负国家。

但美国财政有一个特点,即对债务融资的依赖度较高。据OECD的统计,2009-2013年,美国各级政府的赤字占GDP的比重分别为12.7%、12%、10.6%、8.9%和5.6%,均超过OECD各年度的平均值(5.4%、5.5%、3.7%、3.2%、2.8%)。

因此,分析一国的税负轻重,不仅要看宏观税率,还要看其政府的收入结构,尤其是看政府对债务融资的依赖程度。美国政府对融资依赖高,就意味着政府要大量发债。这实际上是把政府的财政负担更多地转嫁给了后代纳税人以及其他国家的人民。

(参见:《我们的税负全球第二吗?》《对当前我国税负问题的看法》等文章)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