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游行 又见西方“颜色革命”套路

2017-04-14 16:25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3月26日,俄罗斯莫斯科、圣彼得堡、叶卡捷琳堡、乌法、乌拉尔、托木斯克以及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十多个城市爆发游行。只要简单对比一下近十多年来让多个国家驶入发展歧途的“颜色革命”,不得不说,发生在俄罗斯的游行充满着似曾相识之感。

2004年乌克兰的那场“颜色革命”之所以被称为“橙色革命”,是因为统一使用橙色作为运动的标志。2003年发生在格鲁吉亚的“颜色革命”被称为“玫瑰革命”,是因为发动者总是手持玫瑰花作为标志。发生在我国台湾和香港的“太阳花运动”和“占中运动”,也都有一样东西被选为标志,前者是向日葵,后者是黄雨伞,因此很多境外媒体习惯将占中称为“雨伞革命”。今年这场俄罗斯大游行中,标志性“信物”是耐克运动鞋,因为此前传播的有关梅德韦杰夫腐败黑材料的视频,一开始的黑材料就是昂贵的耐克鞋,选择耐克运动鞋可以起到引起共鸣和统一矛头的作用。由此看来,这样一种设置是颜色革命或者街头政治中被惯用的套路。

美国政治学者吉恩·夏普,其毕生所钻研和实践的,就是如何运用非暴力来推翻一个强力政权。他的著作《从独裁到民主》更是成为世界各地街头运动组织的指导教材。这本书对街头运动有着条目清晰的详细攻略,上述的套路就明确可见于第7条:准备标语、漫画和符号。第18条,展示旗帜和象征性的颜色。吉恩·夏普拥有自己的研究所和基金会,世界各地的各种街头政治组织都接受过其各类分支机构的非暴力抗争轮训。

多场“颜色革命”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有许多激进的青年学生参加。从格鲁吉亚“玫瑰革命”、乌克兰“橙色革命”、吉尔吉斯斯坦“郁金香革命”,到我国台湾“太阳花运动”、香港“占中运动”,都是如此。这次俄罗斯大游行非常显著的一个特征是参与者的低龄化,除去一般青年,游行队伍中赫然出现了大量中学生。纳瓦尔尼被拘捕后,在法庭上受到的指控之一,就是花钱雇佣年轻人进行有组织的政治活动。

“颜色革命”离不开西方的资金支持。乌克兰“橙色革命”时,在西方资金支持下,乌克兰产生一种新兴产业——不生产、不建设、不创造财富又能赚钱的职业示威或雇佣示威产业,形成了以参加闹事为业的职业抗议群体或雇佣抗议群体。有专人负责召集组织、吃住行全包、外加额外收入。受雇者日收入按工种分三档:30美元、50美元、100美元。30美元者多为社会闲散人员,他们不需要到广场中心地带,听招呼什么时间、到什么地段参加抗议,以壮声势;50美元者充当人体盾牌,负责用石块、棍棒等跟警察制造摩擦;100美元以上者则负责使用武器同警察制造暴力冲突。

西方国家的公开支持,施展国际舆论压力同样是少不了的。此次游行事件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欧盟发言人都立即发表声明谴责俄罗斯。从美国和欧盟的声明中,可以看到新世纪以来西方鼓动颜色革命的一贯套路:把国家存在的社会问题引向政治问题,把非对抗性矛盾引导成对抗性矛盾,最终使矛盾激化到一种无法解决的状态。

在起点上,抗议群众的要求可能是有合理性与正当性的。但是,在西方介入并获得主导权之后,运动的目标悄然转向“炸毁”现行的政治结构。基本策略是不断提出当局绝对无法答应的条件,彻底排除妥协、和解的可能,最终以“国家失败”而告结束。而在“国家失败”的格局下,无论“颜色革命”的发起方还是目标方,均两败俱伤。

为什么“颜色革命”夺取政权成功的国家基本都变成了失败国家?因为西方主导“颜色革命”,目的是摧毁目标国家的独立性和国内团结,以便于自己操纵目标国家的内外政策。从逻辑上说,一个依赖西方支持的政治派别在掌权后,不可能成为国内团结的中心,也就不能不接受西方的操纵,因此“颜色革命”成功则意味着目标国家国内政治的“粉碎性骨折”,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无法修复。

(参见:《俄罗斯之春:血腥动荡却是旧时相识》《透过“俄罗斯游行”看西方推进“颜色革命”的手法 》)

【活页福利|活跃粉丝评选活动开始啦!

亲爱的活页粉,为感谢大家对“参考活页”的支持,即日起活页君将举办季度活跃粉丝评选活动,每季度评选出1-3名,送出价值100元的读书卡或同等价值的礼品。

参与方法:

转发参考活页推出的文章,截图发给活页君,同时在文章后面留言,说出您对文章的看法或观点。每季度,转发及留言次数排名靠前的粉丝,就是当季的幸运儿!

温馨提示:

评论获赞次数越多中奖几率越高哦~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