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在故乡,西方民主的光环也逐渐褪色

2017-03-10 10:44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近年来,世界上采取西方民主的国家表现差劲有目共睹。不仅2011年以来中东北非国家的“阿拉伯之春”变成了“阿拉伯之冬”,美国总统大选出现政治乱象,即使是在西方民主的故乡——欧洲,西方民主的光环也逐渐褪色,正在进行的法国大选就是生动的体现。

中国“两会”进行的同时,法国大选也逐渐进入白热化。然而,相比中国人民对两会的期待,法国人民对他们的总统大选似乎兴趣不大。在法国,竞选人虽然提出了让人民生活更美好的愿景,但是大家都表示怀疑。左派竞选人阿蒙提出的“每人700欧元”的设想,大家都感觉他在做梦,质问“钱从哪里来?”

大选大幕刚开启时,《世界报》、蒙田研究所智库以及巴黎政治学院做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法国人民对他们的民主制度失去信心了。最近几年,法国选民在历次选举中弃权率都很高,厌倦党派之争、排斥体制,对所有的政党负责人尤其对中央政府负责人深深不信任。最悲观的是左翼阵线和国民阵线的选民,这两类选民中,认为民主运作“愈来愈糟”的比例都高达86%,共和党的选民中有77%有此看法,社会党的选民中也有57%认为法国民主制度运作“愈来愈糟”。

正在进行的法国总统选举,就肮脏程度而言并不逊色于2016年的美国大选。三位领先者——独立的中左翼政客伊曼纽尔·马克龙、中右翼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以及民粹主义者玛丽娜·勒庞——都面临经济违规行为指控。这让法国选民心生厌恶之感。近期,法国多地爆发“反腐”集会,集会人群对菲永、勒庞等候选人均表达不满情绪。不少法国人表示,真的不知道投谁的票,所有候选人都不是那么干净,这将是他们最难做决定的一次。总统候选人尚且如此,其他政客就更不用说了。2016年的一项调查发现,54%的法国人认为这个国家的精英群体大多存在贪腐问题;对本国和欧洲议员、总统,以及国民政府持类似看法的法国人,更是高达四分之三左右。

这其中当然也有形势因素,不安全感对法国国民精神的影响愈来愈强。最近,欧洲时报报道称,在巴黎以北Oise省的小城Compiègne,法律由毒贩制定并执掌生杀大权。这里别墅林立、森林广袤,4万名居民通常被认为是有产阶级,很少引起关注,但在最近两年,这里贩毒活动肆虐,一位检察官对这里的定义是“毒品超市”。在这座小城的Clos-des-Roses街区,4000户居民住在社会福利房,房东是Oise省公共规划建设局,后者最近做了一个在法国前所未有的决定:疏散这里一栋三层楼的所有居民,把它“让给毒贩”。

其实,近年来法国发生的恐怖袭击次数在欧盟国家中一直“名列前茅”。从2000年到2015年,法国共发生恐怖袭击299次,其中只有186次明确了袭击者的身份。法国一位高级安全官员称,法国正在取代美国成为极端主义和恐怖分子袭击的首要目标。

除了安全形势外,诸如劳动法改革等国内议题也陷入僵局。2016年,法国政府希望通过劳动法改革,赋予雇主更多用工自主权,灵活制定员工加班费以及延长工作时长,来盘活法国劳动力市场,增强国际竞争力。但工会及一些年轻学生认为,这样的改革方案意味着福利削减、保障减少。方案出台后在法国各地引发愤怒反响,仅两个月,工会就发起了6次抗议示威活动,造成严重的交通堵塞,并导致部分列车车次被取消或晚点。《巴黎人报》的民意调查显示,大部分法国人支持对劳动法进行改革,但70%的人反对政府目前的改革方案。

法国人对民主不满的程度愈来愈强烈,就算撇开政治形势不谈,他们对民主的概念和对民主的期望值也发生了变化。认为法国民主运作不良的人提出的第一个理由是,“尽管定期举行选举,但这完全没有引起国家社会的任何改变”。法国人普遍认为民意代表腐败,觉得选举程序装模作样。大多数的左翼阵线选民和部分社会党选民提出的第一个理由是“法国社会有太多的不平等”,很多选民提到了贫穷的问题。右派选民则提出民主运作失灵的第一个因素是“太多的不安全,太多的街区完全没有法制”。

(参见:《孔帆:当法国大选遇上中国“两会”》《黑帮毒贩“统治”巴黎北部小城:警察拱手送地,居民搬家逃命》等)

【活页福利|活跃粉丝评选活动开始啦!

亲爱的活页粉,为感谢大家对“参考活页”的支持,即日起活页君将举办季度活跃粉丝评选活动,每季度评选出1-3名,送出价值100元的读书卡或同等价值的礼品。

参与方法:

转发参考活页推出的文章,截图发给活页君,同时在文章后面留言,说出您对文章的看法或观点。每季度,转发及留言次数排名靠前的粉丝,就是当季的幸运儿!

温馨提示:

评论获赞次数越多中奖几率越高哦~

责任编辑:薄晨棣(QY002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