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进校园可严管,不宜谈钱

2017-03-02 08:22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快递进校园可严管,不宜谈钱

如今,快递小哥已经成了很多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人,对喜欢网购的大学生们来说,尤其如此。据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与支付宝联合发布的大学生2016年账单显示,2016年大学生在支付宝上的人均支付金额为40839元,较2015年增长97%。这份涵盖了全国4000多所高校及职业院校的1000多万在校生的大数据映衬下,快递小哥来去匆匆的身影分外清晰。

相应地,任何针对快递人员的校园管理规定也都会引发学生群体的强烈反应。据澎湃新闻2月28日报道,近日,微博上一则“只因快递公司未给学校交钱,合肥一高校拒收快递员入校送件”的消息引起广泛关注。涉事学校安徽建筑大学城市建设学院的学生抗议称:要晚上9点半后在校外排队取快递,有时还要冒雨排长队。该校负责此事的何姓老师介绍称,学校专门成立了快递服务中心,要求“最后一公里”的快递派件由学校勤工俭学的学生来负责,而快递公司每件快递应给学生4角到1元“派件费”,而中通快递拒绝缴纳此费用。该校官方回复中表示,“中通快递故意将派件时间拖延至晚上9点半以后,且在短信通知中恶意中伤学院。”希望中通能尽快停止对学院名誉的侵害。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学校和快递公司因为费用的问题摆不平,倒霉的还是学生。大学生如果想好好读书,课业负担还是不轻的,晚上9点半到校外去排队,耗费一个多小时在等快递这件事上,说得严重些,简直有点浪费生命。

但是,校方对进入校园的快递人员严格管理错了吗?显然没有。快递小哥一般都会骑着三轮车,有时候因为时间紧任务重,还会行驶得风驰电掣,这对于校园交通安全来说,是个很大的隐患。而且,外来人员在高校生活区随意出入、在上课时间打电话通知取件,不仅扰乱教学和生活秩序,带来的风险也是不可控的。出于对学生、教职员工的负责精神,校方应该也必须承担其管理责任。

但是的但是,管理就一定要跟收费挂上钩吗?非也。从切实利益上说,快递小哥早已经过了仅凭派件费就能致富的时期,而是进入了利润摊薄、需要斤斤计较的阶段。从法理和逻辑上说,《邮政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阻碍邮政企业从业人员投递邮件。快递公司作为货物运输合同关系中的承运人,应严格履行合同义务。学校所提出的让勤工俭学的学生来完成“最后一公里”的做法,不利于在收件信息准确无误的情况下,将快件准确及时、安全无误地投递到托运人或买货人指定、约定的收件地址和收件人处的合同约定。即便是在快递公司与学校达成了协议的情况下,校方不能只关注快递费用怎么分成,还应该明确中间假如出了什么差错,责任到底谁来承担。

对于不合作的快递公司,简单粗暴的拒绝只是最低层次的办法。学校是不是可以考虑寻求一些变通之道,比如设立自助取件柜、约定自提点等。毕竟,学校的目的是管理,而不是挣钱,对不对?  

来源标题:快递进校园可严管,不宜谈钱

责任编辑:薄晨棣(QY0025)  作者:张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