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全球化 引领全球化

2017-01-11 08:45 学习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推进全球化 引领全球化

近年来,全球化与全球治理领域发生了许多巨大的历史性变化,大国之间地缘政治矛盾以及对全球化主导权的争夺也日趋激烈,世界经济持续下滑,难见“隧道尽头的曙光”,世界正在经历大动荡、大变革、大调整的新时期。

(一)

英国脱欧、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现象”、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法国等欧洲国家右翼政党力量上升、许多国家民粹主义思潮泛滥,这些被许多专家称之为“去全球化”或“逆全球化”的现象,其实是全球化进入新时期的表象。历史从来不是线性发展的,总是充满跌宕起伏和曲折,全球化进程也不例外。

如果简单定义目前全球化的变化为“反全球化”显然过于狭隘,有必要用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法来客观认识全球变局和全球化新时期的特征。

全球变局产生的原因何在?一是全球化给世界带来经济繁荣不是“普惠性”的,有“赢者和输者”。国家之间如此,一国内部也是如此。全球化条件下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导致全球生产链的转移,使美国等西方国家中低端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造成部分工人的就业和收入受到冲击,中产阶级地位难以维持。而长期生活在“象牙塔”里以资本为核心的统治精英却无视百姓诉求,社会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底层百姓与精英阶层矛盾终于爆发。二是资本主义内在的根本性矛盾日益激化,即马克思说的资本与劳动的对立。2015年,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的《21世纪的资本论》引用大量历史数据把近代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与劳动的收益作了详细、精确的比较,发现资本的收益一直远远超过劳动的收入,而且这种“剪刀差”越来越大。全球化最大受益者是资本,特别是金融资本,其触角已伸到世界各个角落。贫富差距不断扩大,资本精英与工人阶层矛盾是最根本的矛盾,也是资本主义自身无法克服的矛盾。

特朗普就是准确把握了这一历史的变化和大趋势而取得白宫宝座的。这并非历史的偶然,而是历史的必然,是美国国内政治矛盾激化与全球化变局相互作用的结果。而且,我们将目睹今后10年欧洲一些发达国家将会“复制”特朗普现象,步美国的后尘。一批左右翼政党将成为执政党。这是全球变局的最主要变数之一,必然会影响全球化走向和大国关系的演变。

这个全球变局对美国及其自由民主制度和经济新自由主义有什么影响?未来美国是否会重返孤立主义?特朗普采取一些与目前全球化背道而驰的行动是否会削弱乃至颠覆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体系?其对中美关系又有哪些重要影响?这些问题目前都没有明确的答案,属于未知数,需要我们冷静观察、深入思考、做好准备。

之所以要冷静,要有战略定力,是因为中国自身的发展成果和势头。近40年来,中国通过改革开放,乘势而为,融入全球化进程,成就斐然。中国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之成功给全球治理提供了新的模式和路径,吸引了很多国家的关注。中国在实现经济腾飞的基础上,以理论、道路、制度和文化自信为依托,不仅积极参与全球治理,而且开始发挥引领作用。最明显的例子就是,2016年9月中国举办G20杭州峰会,牵头为世界经济增长和全球治理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建议和方案。这些成果将有助于克服“去全球化”对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消极影响,促进国际秩序和社会的公正、公平。

(二)

美国无疑还是全球化主导力量。然而,美国对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态度在发生转变,核心是美国想改变全球化的格局,制定新的国际规则,以重新掌控全球化利益的分配权。

“全球化就是美国化”是美国推动这一轮全球化的核心理念。但当前美国朝野(在这点上精英与底层百姓看法是一致的)都认为,全球化已偏离了“美国化”的轨道,美国得利减少,中国等新兴大国获利过多。

为此,特朗普振臂疾呼“美国第一”和“实现美国复兴”的口号,发出新一届美国政府将推动改变全球经济治理规则的强烈信号,包括废弃TPP和NAFTA等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和重启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通过减税等办法鼓励制造业重返美国、花巨资重建美国基础设施和加强美国军事力量建设等。这些能否完全落实还要看美国国内政治和国际力量的博弈,但是大方向已经确定,只是速度和时间跨度问题。

历史不会重演,但相似情形时常发生。美国全球战略的收缩和重心转移始于2009年初奥巴马政府上台,这种趋势看来在特朗普任期内会延续,但侧重、内容和力度都会有很大不同。美国这一轮战略紧缩和调整会加大经济和贸易的分量,会减少美国需要出钱出力的国际行动。“美国第一”和“实现美国复兴”一旦成为美国新政府的政策,将给全球化、全球治理和大国关系发展带来新的范式和框架。

譬如从军事角度看,美国加强军事力量将对中俄加大战略压力。特朗普改善美俄关系将影响中美俄大三角关系,美俄走近是否有离间中俄关系的考量?这些都需要冷静观察。还有就是美国在特朗普领导下将毫无疑问在全球治理部分领域“开倒车”,包括退出对巴黎气候协定的承诺和废弃TPP等。这无疑将加大国际社会对中国引领全球治理的期望值。对中国而言机遇与挑战并存。目前看,中国思想、中国方案将让中国在全球化和全球治理中发挥更大作用,深刻影响全球化走向。我们需要坚定地沿着全球化的道路往前走,也要适当进行调整,谨慎应对。

从积极面看,全球化本身不可能一夜之间消失。过去几十年,全球化大大促进了世界各国的经济增长,前所未有地使不同国家的利益交织在一起,在这个相互联通的网络里形成了谁也离不开谁的相互依赖和共同利益。关于全球化变局的讨论,应该是“再全球化”或者“优化全球化”,给予全球化“再定义”,来更好地规划全球化新时期的国际合作,而不是悲观地认为全球化即将就此消亡。

换言之,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是个标志性事件,意味着世界进入了全球化新的时代。原来人们习以为常的传统国际贸易投资在这个新时代里会有较大的变化,国际合作也将出现新的范式和模式。核心一点是作为全球化主导国家的美国会更多关注自身的利益,凡是与此相悖的事情,特朗普执政后很可能会力争改变。

当然,全球治理的事也不是美国一家完全能说了算的,有的美国可以执意为之,有些国内外都会有阻力。毕竟全球治理事关各国共同利益。二战以后逐步建立起来的国际体系还会继续存在并发挥作用,无非需要做些调整和改革而已。其实,本来国际秩序就需要调整和改进。

(下转5版)

(上接1版)

各国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来解决“全球治理不足”和“碎片化”的问题,特别是努力促进社会公正、公平,缩小贫富差距,以消弭社会分裂。同时,国际社会需要深入思考资本和劳动之间的关系和资本主义制度内在的矛盾。这个根本问题如果不去想办法解决或者缓解,美国等社会的深度分裂就会出现更大的裂缝,社会阶层的对立将使许多问题无法解决。

(三)

特朗普执政后中美关系如何发展,不仅事关中美两国根本利益,也关系到整个世界的前途。

从历史观点看,中美关系基本面不会改变,它并不取决于谁入主白宫。“钟摆”理论还是常态。选举中候选人会说一些抨击中国的话,一旦入主白宫,未必就是既定政策。美国对华关系和政策已经经过了几十年的考验,从竞选的偏激和抨击中国,到上任后政策钟摆逐步摆向中间,这几乎已经成了规律。克林顿和小布什两位总统就是很好的例子。

特朗普在竞选中发表过很多针对中国的过激言论,相信他上任后会有一些举动,目前尚难预测,但他作为美国总统不可能完全无视美国利益,我行我素,颠覆中美关系的基石。那么,特朗普上任后有可能做些什么呢?现在只能做些预测,虽然大家都知道预测最难,而且往往猜错。

其一,如果特朗普努力将美国的制造业迁回本土,中美之间贸易摩擦、倾销和反倾销案件将会增加。传统的双边贸易可能下降。中国将不得不与美国重新谈判双边贸易协定包括即将完成的《双边投资协定》。从积极的角度讲,特朗普希望修复美国基础设施的意愿为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提供了新的机遇。

其二,如果特朗普撤回就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所作承诺,巴黎协定将岌岌可危,中国与美国如何在全球治理其他方面加强合作将成为未知数,其他国家对大国合作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的信用会产生怀疑。全球治理将进入动荡期。世界对中国继续引领全球治理的期望值将加大,中国的作用将广受关注。

其三,特朗普领导美国,有可能降低意识形态在外交中的分量,务实地发展美国国内经济,维护美国利益,中美之间在意识形态包括人权等方面的分歧可能不会像过去那样过多困扰中美双边关系。中美之间政治摩擦有可能通过双方多渠道的积极磋商而得到减缓。

其四,地缘政治上,基于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理念以及增加美国军事力量的决心,美国全球战略收缩与加强亚太再平衡战略将并行进行,而在亚太特别是西太平洋和南海,美国将继续增强军事威慑,以震慑中国。美国将继续增加和其亚洲军事同盟的关系,尽管美国会要求同盟国承担更多的安全开支。如果这样的话,中国东海和南海的紧张局势不太可能得到缓和。很多专家学者预测特朗普乃一介商人,因此不会有太多地缘政治的考虑。但实际情况正如老话所说,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美国的全球战略基本面应该不会改变。

那么,中国能做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呢?

首先,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中美两国应当深入了解对方的战略意图和核心利益,共同确定两国关系的发展框架。

其次,中国应当鼓励美国继续扮演在全球治理中的重要角色,并积极参与联合国、G20、亚太经合组织等多边活动,共同应对气候变化,促进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以造福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

再次,在推进全球治理过程中,中国要更积极地领导讨论和谈判,来制定新的治理规则或修改现有一些规则,以更好地维护全球治理体系,同时倡导渐进式的改革,使治理体系更好地适应全球化新时代的需要。从杭州G20峰会中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需要积极地与包括美国在内的G20成员国和其他国家展开广泛的磋商、讨论与合作,共同创新全球治理理念,开创国际合作新模式。世界不能重新回到“自扫门前雪”的相互割裂状态,惟有合作共赢才是出路。

中国政府“一带一路”倡议的关键字就是共同发展、合作共赢。近来,美国方面对于中国“一带一路”的态度有一些变化。有美国学者建议特朗普政府不要完全拒绝“一带一路”,而要仔细研究美国在其中可能获得的利益。美国学者提供了两方面标准去判断,一是“一带一路”不能动摇美国在世界范围内的霸权地位,二是必须有利于美国盟友的经济发展。符合的就接受、支持,否则就反对。这自然反映了美国的霸权心态和高高在上看问题的良好感觉,但起码说明它不得不开始思考中国提出的新思想、新思路了。

总之,全球化是一个不断发展演变、充满跌宕起伏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波折和起伏。中美建交近40年的历史也是如此。今天我们面对的全球化新时期,机遇与挑战并存。在全球治理中,我们需要同其他国家尽可能多地寻找利益共同点,追求更多、更深层次的合作。中国不要被美国竞选中的一些言论所“蒙蔽”,我们要冷静观察它以后的政策和实际行动。同时,双方要努力增加互动和对话,塑造新型大国关系和“新全球化”,以创新全球治理的未来。中国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付出更多艰辛的努力,优化全球化、引领全球化。

来源标题:推进全球化 引领全球化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作者:何亚非

猜你喜欢